来源@视觉中国

文|道总有道理。

“你有邀请码吗”?去年某社交软件突然爆了,因为找码难。圈内人悠闲地在朋友圈曝光邀请码,圈外人则试图进来。会所成了区分“上流社会”与否的试金石。

同样,字节跳动似乎也搞砸了。

2月28日,有消息称汽水音乐在小米应用商店上架,随后在接下来的周末登陆iOS平台。提前体验这款产品,需要邀请码,但是没有马斯克的名人效应。互联网人对苏打音乐的兴趣远没有Clubhouse那么疯狂,而且这次字节跳动的内部人员也需要邀请码才能下载,这就导致了一个尴尬的局面:内部员工下载不了测试,外部人员没有邀请码。

刻意保持神秘,吊足用户胃口,还是对汽水音乐不抱太大期望?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字节跳动的音乐梦想一定离不开抖音的《神曲》。

抖音神曲《播放器》

如果有人体验过苏打音乐,一个明显的感觉可能是这个播放器更像是抖音的“衍生品”。

打开苏打音乐。该产品主推电台、个性化推荐、同步抖音、百万曲库四大功能,拥有播放、发现、家三个一级入口。默认的音乐播放界面是视频,渲染效果和腾讯音乐下的MOO music、wave music很像。如果不想看视频,产品支持背景歌曲播放。

相比其他在线音乐产品,汽水音乐有两个最直观的区别:一是汽水音乐配备了竖屏视频,可以像抖音一样上下滑动切换歌曲;第二,目前平台只推单曲,不推荐歌单或专辑。

此外,它还有一个突出的功能,那就是同步抖音,即用户在使用抖音时,可以通过点击短视频的配乐链接,直接跳转到汽水音乐来收听完整的曲目或者跳转到app store下载汽水音乐。同时,用户可以生成歌曲、歌词和背景的卡片,分享到包括抖音在内的其他社交平台,还可以制作相应音乐的短视频内容。

这与字节跳动针对海外市场推出的音乐产品Resso如出一辙。在海外,抖音和雷索已经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生态。依靠前者的导流,后者拥有1000万日活跃用户。显然,字节跳动也想在中国复制“撮合”抖音和雷索的游戏。

然而,与抖音的深度绑定似乎让苏打音乐更像是抖音神曲的“播放器”,而不是感人至深的音乐产品。

一般来说,一个合格的音乐产品,既要满足大众对流行音乐的普遍需求,又要能让不同喜好的用户找到小众的好音乐。但如果汽水音乐仅仅定位为抖音神曲的“播放器”,一方面产品可能无法覆盖抖音以外的用户;另一方面,抖音神曲与小众音乐格格不入,难以满足用户对音乐的个性化需求。

字节跳动确实有算法的优势,但是在曲库不够的情况下,算法的价值很小。

一个更关键的问题是,随着抖音神曲的争议越来越大,它放在音乐产业链上能产生多大的商业价值也成问题。抖音神曲和短视频一样,是内容市场的“快销品”,而优质的音乐和音乐产品需要经得起沉淀,才能产生更大的商业价值。

“神曲”留不住音乐生态

去年年底,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公布了一份年度十大热门歌曲名单,无一例外都在抖音走红,而这些歌曲背后的歌手,除了王靖雯,都有“抖音音乐人”的身影。

某在线音乐平台的热门歌曲和歌手都是来自其他平台的“礼物”,这让腾讯音乐这个行业巨头颇为尴尬。然而,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推出自己的音乐产品,这无疑是一个直观的优势。抖音神曲早已证明了其在整个音乐市场的独特竞争力,并且由于其“流水线式”运作,更容易被批量“生产”,持续创造流量。

当然,字节跳动进入音乐领域,肯定不会停留在一个播放器,而是音乐产业链上的一个关键节点,比如内容制作、出版业务、版权运营。从这个角度来看,抖音神曲在音乐产业链上的局限性可能会逐渐显现。

抖音神曲流行,多以BGM片段的形式,依附于短视频、剪辑视频、游戏等视频媒体,视觉优先,听觉次之。这是短视频音乐和纯音频音乐最大的区别。所以现在很多用户的听歌习惯都被改变了。他们在刷短视频时被一首歌的片段演绎所吸引,然后主动在音乐平台上搜索完整版。

但一个普遍的感觉是,在没有视觉加持的时候,听完整版后,大部分人都会觉得平淡无奇,迫不及待地进入歌曲的高潮。

这就带来了一个现实问题。用户愿意为这样的抖音神曲买单吗?

一个抖音的深度用户说,有一次抖音偶然听了一首歌,旋律很朗朗上口。随后抖音给她推荐了更多以这首歌为背景音乐的视频,这首歌也成为网易云音乐上循环次数最多的单曲。但当被问及是否会为抖音的《神曲》买单时,她表示很可能不会,甚至羞于表露对这首歌的喜爱,直言“抖音的《神曲》毕竟有点低俗”。

歌曲不受欢迎也是抖音神曲的“通病”。比如《纸短情长》的使用量达到600多万,而原本唱深海鱼子酱的抖音粉丝只有16.9万。看了年度十大热歌的歌手,大众几乎不知道。

在传统唱片时代,唱片公司的利润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版权收入,二是唱片公司通过包装歌手、广告、演唱会赚取服务费。比如摩登天空,公司收入最大的部分不是版权收入,而是草莓音乐节。无论是演唱会还是音乐节,都需要以歌手的知名度为基础。另一方面,短视频音乐,如果字节跳动要深入商演等下游环节,歌手不红的局面可能很难带动消费者的购票欲望。

一位抖音音乐人在她的歌曲走红后收到了一些演出邀请,但演出现场的观众并不认识她。比起抖音神曲的歌手,她更想成为一名原创音乐人。

当然,对于音乐的变现,抖音可能会把更多的希望寄托在线上,比如直播,这已经成为抖音音乐账号最直接、最稳定的变现方式。但当苏打音乐独立出来后,音乐人的直播业务属于平台还是抖音,关系到苏打音乐的盈利前景。

用户更喜欢抖音神曲的“滤镜”

去年,在浙江卫视一档名为《天赐好声音》的音乐综艺舞台上,歌手金池表示自己的一首歌突然走红,但这让她感到不解。金池说,“我对音乐市场的审美有点困惑,”我身边的胡海泉安慰她。“每个人都有这个困惑。”

音乐家们早就习惯于质疑和批评抖音的神曲和热门音乐。国语音乐的辉煌为音乐人创造了一个理想的音乐国度,他们无法理解这个被数据和算法控制的音乐时代。

用户呢?《抖音神曲》的火爆,归根结底是抖音庞大的流量基数和高效的算法分配机制共同作用的结果。歌曲的创意来源于数据解读的大众情绪,通过公司的专业制作,最终将歌曲回馈给用户消费。也就是说,抖音神曲是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而产生的,但是我们真的喜欢或者需要抖音神曲吗?

去年“年度十大热门歌曲”发布后,在微博平台相关话题中,网友几乎压倒性地质疑这些抖音神曲榜单的资格和作品质量。主流的说法是,他们错过了曾经聚集优质歌曲的华语乐坛,抨击了现在粗制滥造甚至抄袭的现象。

这些“批评家”中有许多抖音的深度用户。在知乎上,一个问题早就有了——“你为什么卸载抖音?”在下面的回答中,很多人除了对《抖音》部分内容传达的扭曲价值观感到厌倦,对短视频造成的时间浪费感到感慨之外,还表示极其相似的内容配上《抖音神曲》,总是几条烂大街,原本抖音带给他们的新鲜感也没有了。

另一位网友表示,自己并不讨厌抖音的神曲,而是讨厌内容完全抵触bgm,跟风用抖音神曲当bgm的现象。

《抖音神曲》的制作和发行机制对网络音乐乃至整个华语乐坛都有很大的影响。它动摇了产业链上游的音乐人对音乐创作的话语权,削弱了他们的创造力,以他们的发行能力将这些神曲推向流量的中心,导致劣币驱逐良币。但是这些现状对用户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带来了一种找不到好歌的焦虑。因此,他们越来越排斥抖音神曲。

从本质上来说,从主动搜索到被动洗脑,抖音也冲击着用户在音乐领域获取优质内容的能力,让用户不自觉地接受“喂食”。

苏打音乐的消息刚在网上传出时,一种说法是,这个音乐软件终于给了抖音神曲一个“新家”,但从长远来看,苏打音乐要做的是避免成为抖音神曲的“大本营”。一个充斥着抖音神曲的音乐剧产品,很可能成为转瞬即逝的音乐剧“畅销品”。当抖音《神曲》的泡沫消散,谁还能记得?

【钛媒体作者简介:陶总是讲道理的,曾经是互联网和科技圈的新媒体。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同名: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任何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转载。】

人民更需要“抖音神曲”过滤器_抖音神曲